• 打開微信掃一掃

    即可分享朋友圈

CS店直播賣貨“段位”一覽 | “播潮”專題 ①

中國美妝網 黃麗君 2019-08-15 14:42:08 1135

中國化妝品行業經過二三十年迅猛發展,成就了不計其數的線下實體店。不少人如今還在懷念那個開店就能賺錢的年代。然而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轉,從前已經回不去。這些年來,線下實體店總經歷各種各樣的陣痛。


十年前崛起的電商當時給了實體店致命一擊,消費者都到更便宜的線上去購物,門店開始“被分流”,但始終堅挺;五六年前微商火爆,門店又遭到當頭一棒,但憑借“服務”這個最大的優勢以及懂得利用微信建社群玩營銷,線下門店又闖過一關。 去年下半年直播賣貨興起,這個“新物種”比過去任何一種新的銷售渠道都要直接和簡單。一個人就是一個渠道、一個店,一兩個小時的直播賣貨業績就能頂實體店一年。

據今年618官方公開的數據顯示:淘寶紅人薇婭直播1個小時成交額突破6200萬;口紅一哥李佳琦3分鐘內,賣出5000單資生堂紅腰子,銷售額超過600萬;快手主播辛巴10分鐘賣出洗衣液32萬單,銷售額400萬……
這是讓實體店悲傷又羨慕的事。


這次,實體店又該如何面對?是積極擁抱新趨勢還是堅守城池還是不為所動?它們怎么做?


2019_8_16[16.17.15].png

近日,中國美妝網采訪了部分線下門店老板以及相關代理商,發現大家對直播賣貨的態度不一。雖然他們來自傳統渠道,但不少人愿意與這個時代接軌,對新興事物的包容性也很強。

關于直播賣貨,他們基本分成四種“段位”:


觀望中



這部分人自直播賣貨興起就躍躍欲試。在他們眼中,直播需要投入大量時間和金錢。問他們為什么不采取實際行動,大多數回答是充滿調侃意味的“口才不好”。


妝妝色彩連鎖老板余鵬坦言自己沒有做直播賣貨,但了解到很多同行在做,而且出量很大,去年就心動,但奈何人員準備不充足,所以如今還在擱置計劃。山東一家門店店長師春梅和余鵬一樣,直接說“口才不行”,至今不做直播賣貨。但他們其實會觀望。


浙江慈美妝園連鎖邱華燈、河南綠都連鎖王海銀、安徽炫炫名妝連鎖李楊、四季美人美妝洪宏均表示對直播賣貨心動,但是不懂怎么操作。而李楊最近一直在咨詢了解,想嘗試在門店直播賣貨。洪宏也一直在研究。


浙江金華代理商方聰來已經組團到網紅直播間參觀過,對于直播賣貨他想了解后嫁接到自己的門店網點,如今需要一個實體店做得好的典型作參考。


點評:私認為,這些在觀望的人,雖然有興趣了解甚至打算在門店直播賣貨,但不可否認,他們還缺乏行動的勇氣,究其原因還是門店生意尚可,做直播賣貨能做好是錦上添花,做不好還有原本的線下生意。

比如王海銀,今年還新開兩家門店,以鄉鎮店為主的綠都連鎖,在美業下沉到鄉鎮的浪潮中,其實不缺消費者。加上門店有著線上不能取代的“服務”,所以這些還在觀望的人,其實踏出第一步做直播賣貨的幾率會很低。傳統渠道永遠是他們心中最強大的后盾。


準備做


陜西王麻子美妝連鎖,是全國百強,在陜西省零售系統里也是佼佼者,目前王麻子的門店在做社群營銷,反響不錯。掌舵人張洺坦言,下一步也會準備一個地方做直播賣貨,盡管他自己不懂怎么操作,但相信團隊,讓專業的人來運作。 在張洺看來,不懂并沒有什么,關鍵是自己想要改變,然后把它交給懂的人來運作就好。“該要學習的就一定要學習。”

選擇并無對錯之分,但敢于作出選擇然后去嘗試開始的人,始終是值得尊重的。商丘拓城艷艷化妝品店,老板娘王艷,從青春少女到而立之年,始終守著兩家鄉鎮店。


從前王艷覺得有兩家生意不錯的門店已經足夠,但隨著直播電商的崛起,直播賣貨的猛火燃燒到鄉鎮,她覺得要作出改變。最近,王艷已在著手準備直播的貨品,打算在快手和抖音平臺上小牛試刀。


沒有網紅,王艷就計劃讓店員擔任主播,讓她們與門店銷售時間完美搭配好,每個店員負責一個爆品,有自己對應的任務。之所以選擇爆品這條路打開市場,王艷是覺得實體店能火的產品直播也能賣出去。“我覺得線上的直播賣貨是目前很不錯的銷售形式,我們得跟上時代的腳步。”


此外,據全國連鎖唐三彩相關負責人陸齊明透露,唐三彩亦準備做直播賣貨。


點評:前衛有遠見的思維其實和門店數量、名氣沒有關系。總有人想要變得更好。


2019_8_16[16.17.17].png

在行動


當有人在觀望以及著手準備時,已經有人在行動。


河南真源化妝品連鎖成立了單獨的部門專門運營網上直播賣貨版塊,主播由“BA+網紅”組成,其總經理譚振亞沒有透露具體業績,但一直強調目前運營良好。河南新鄉多多美妝目前在用抖音做直播賣貨,老板多多姐坦言做得還不太好,但是也在摸索。


廣西代理商聶峰輝表示,目前品牌方會通過代理商給予終端門店相關方案和政策,在門店測試著直播賣貨的效果,“目前主要在做一些測試,結果都還不錯。”即使是偶爾做,聶峰輝也看好直播賣貨。


寧夏代理商李俊明分享的信息是,西北地區大家玩快手居多,抖音幾乎沒有。由此火爆起來的快手賣貨,2個小時能做60萬元的業績,但主播都是門店請來一些小網紅做,粉絲在50—80萬,成本不算高,帶貨能力有時很好。李俊明坦陳,在西北,真正的美妝行業人實戰直播賣貨都不好,但是他們會想辦法和網紅合作。


點評:這是一批積極追隨風口的人,他們有想法還有行動,實際上他們線下的生意也不差,但多一個渠道就多一份生意,沒有哪個生意人會拒絕。盡管有的還做得不好,但他們覺得只要選擇的開始是正確的,就可以堅持一下。


沒時間/沒精力


在采訪中,中國美妝網記者發現,有一批門店老板他們不做直播賣貨,原因純粹是沒有時間和精力去做。而這些基本是百強連鎖。


浙江溫州妝芝美連鎖前年還是幾十家門店,今年已開至近200家,并且跨區域到了福建。其掌舵人姚本富表示,直播賣貨雖然勢頭好,但他暫時實在沒有精力和時間去涉足。一心專注于線下生意的妝芝美,明年還計劃跨越到更多省份開店。


與姚本富一樣沒有時間和精力做直播賣貨的,還有寧波煥美段緯國以及新疆風尚女郎林軒,在中國美妝網記者印象中,這幾位百強連鎖的老板一直忙著門店生意,對門店生意有一套清晰的打法,做好線下是他們的追求。


點評:各有各的生存法則,不管直播賣貨還是線下門店,都只是一個銷售渠道,做好自己擅長的更重要。


記者手記:


對線下實體門店來說,它們先天就不具備互聯網基因,直播賣貨對他們來說是陌生的,要想涉足并分一杯羹,無疑要付出更多才見成效。但回顧互聯網發展的這些年,電商、微商、到如今的播商,線上的渠道銷售一直在變,門店都堅挺過來了。


在這些浪潮中,很多傳統渠道人都擁抱線上,比如電商大火時,有的門店抱團自建線上商城;微商大火時,門店又通過微信建社群秒殺賣貨,引流到線下。總有人充分利用時代紅利趨勢。


如今播商興起道理亦然,門店始終有辦法去和最新的東西接觸,但不可否認,堅守傳統的就并非不好,只是大家的選擇不一樣。每個渠道都會有生意,就看你怎么玩。

精彩評論

主營業務

紙媒| 展會會議| 新媒體

友情鏈接申請

(要求百度、谷歌收錄正常,美容化妝品相關,br>=1,pr>=2 郵件聯系:[email protected]

聯系我們
客服:020-31235247
廣告合作:020-31235247 用戶交流群:565651725
微信公眾號:中國美妝網
2元
選擇付款方式:

去支付寶支付> 生成二維碼

七星彩随机选号软件